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與妹妹的性交易
與妹妹的性交易
.
注册【澳门新葡京赌场】会员,首存送33%的彩金,活动注册网址:http://www.77yy8.com


  「哥!可以给我一千元吗??」一阵娇婉的恳求声音,妹妹倩柔从后面缠上了一个正在电脑前忙碌的我。


  我头也不回的乾脆答道:「加零用钱、借钱一律免问,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次了。」


  又问:「现在才月中,你要那麽多钱干嘛?」


  她似乎并不打算回答这问题,又道:「哥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乐怡姐了,对吗?」


  乐怡,唉!


  我无视心中因乐怡而来的不快,双手飞快的敲著键盘,道:「是又怎样?」


  倩柔继续施展她的软功,爹声道:「哥一定很寂寞吧?」


  我知她意之所指,按下储存的键,失笑道:「是又如何呢?」说罢拿起剩下的咖啡,灌到口里.


  倩柔又凑咀到我耳边,柔声道:「人家可以陪你睡喔。」


  我听得差点没将刚入口的咖啡喷出来,失声道:「陪什麽?」


  旋又省悟道:「你不是为了一千元而这样做吧?」心中暗了声我的天,平日看来乖乖的妹妹倩柔原来……难道
真的「世风日下,道德沦亡」??


  倩柔嗔道:「一千元而已喔!你到街上找也找不到像你妹妹这样可爱的女生吧?」


  嗯,这倒也是……


  咦?喂,我的重点不是这个吧?


  皱眉道:「这一千元你是用来干什麽的。」


  倩柔不知是真是假的答道:「人家的手机坏了,要买新的啦。」


  又道:「难道哥不想吗?上次人家发烧时你不也有故意碰人家的胸部吗?还有……」


  说罢又列举出诸般证据,以证明她的哥哥我是个大色鬼和淫贼.


  我越听越觉受不了,想不到自己一时衝动下的小动作竟全然被她所知悉,这回真是糗大了。


  忍不住喝了声:「够了!」


  倩柔得意的笑了笑,等待我的回答。


  我暗动了惩戒这可恶丫头的念头,关上了电脑后,盯著她道:「你老哥我一个月才万多元,一千元可不是小数
目,这样吧,我可以给你一千元,但你要在这个暑假里完全负责家里所有家务。」


  倩柔小咀一噘,缠著我颈的两手紧了一下,道:「才不要,做家务的话人家的手会变粗的。」


  我嘲讽她道:「变粗又怎样?反正你这麽好花钱,也没人要的了。」


  倩柔两目一瞪,娇哼一声,两个小拳头竟使劲的往我头上钻,狠声道:「你敢再多说一遍!」


  剧痛传来,我只好弯腰投降道:「痛痛痛……!!好了,好了!放过我罢!」


  倩柔这才收回她的「夺命手」,道:「快说!要还是不要?」


  「喔……」


  我转过身来,却是看得一呆,这丫头一改平日的T 恤短裤,换上了一身连身裙式的睡衣。


  虽还只是初具规模,但在衣著衬托下充满青春魔力的少女身段仍足令我起了一点点的反应。


  「好看吧?」


  倩柔见我目不转睛的看著她点头,立即兴奋起来,还在我面前表演她在体操课学回来的优雅旋身。


  唔……身轻腿细腰也很软,果然是具有体操运动员的潜质,在床上一定可以玩很多花式……喔……想太多了…


  当我发觉倩柔停了下来,笑意盈盈的看著我时,我起了剧烈的反应,竟不下于乐怡第一次在我面前脱衣的刺激。


  这丫头撒娇撒爹的功夫甚为了得,竟连我这亲哥哥也拿她没辄.


  近两个月积累的欲火令我起了豁出去的衝动,过了今夜,什麽事情也就把它忘了吧,道:「好!不过若你将来
后悔,可不要来找我算帐。真的不后悔?」


  倩柔坐到我的床上,道:「只是和自己的哥哥睡觉吧?有什麽好后悔的?」


  我道:「你应该知道,不会只是睡觉这麽简单。」


  倩柔笑著摊出小手,道:「当然了,先交钱,后交货…!」


  我摇头笑道:「这个,待我验货完毕后再说吧!」


  倩柔盯著我道:「有什麽好验的?你不是有偷看过我洗澡吗?变态哥哥?」


  我心道:自己连门也关不好,这便宜我倒是不能不检的。


  但这丫头也太可恶了,不给她些教训可不行。


  「啊………!」


  我心头给她弄得又有恼火又有欲火,两火齐烧之下,我一刹那间变得像个色狼似的样子,把一脸愕然和惊讶的
倩柔推倒床上,双手同时高效率的拉下她的睡衣。一方面从大腿著手,一方面沿腰而上。


  倩柔显然没想到我「坐言起行」,双手失措的推拒著,道:「慢……慢著……等等嘛……喔……哥……!等…
…等一下啦……!啊……不要啦……!」


  这小娃儿的身体真的非常柔软,又有弹性,呵呵,真的不错、不错!


  看著被我稍为耍了几下子便脸蛋通红的妹妹,我既觉有趣,又感心痒,但心里终究过不了最后乐怡的那关,一
对手虽在倩柔身上东摸西捏的,却是「过门不入」,只是戏弄她一下、随便佔些便宜好了。


  可倩柔的反应却夸张得很,像是我这哥哥要强姦她似的,大叫大嚷的,最后当我的指尖轻轻擦过她腿间的敏感
带时,她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声,整个人触电般弹了起来,滚到床边跑了出去。


  我笑著叫道:「不做生意了吗?」不见回应。


  她不是哭了吧?若是如此,倒也活该,但……这是不可能的。


  自她上了中学以后,我从来未见过她流过一滴泪. 由早到晚,总是一副欢欢喜喜的乐天模样。


  我不认为有什麽事情能令她落泪,甚至乎老子归天,这丫头想也不会哭一下吧?


  苦笑著摇了摇头,我关上了房门和房灯,又拉上了帘子,房门顿成黑漆漆的一片。


  躺到床上,还有著倩柔身上的气味,心中尚想著乐怡,我和她青涩的初夜、她的热情和温柔……


  渐渐的,一团火在我心头又烧了起来……


  双眼合上,右手移到胯间套弄起来,欲望这东西,不想时可以完全没感觉,可是一但挑起,便如洪水暴涨,想
挡也挡不住。


  手淫的时候总是特别多暇想,此刻鼻里荡漾著阵阵倩柔浴后的香气,脑袋顿时勾勒出她洗澡后一幅绮丽的出浴
图……


  倩柔湿漉漉的从浴缸中站了出来,热乎乎的浸浴后,细滑的肌肤上滴著点点晶莹水珠,隆起的胸脯、纤巧的大
腿、圆润的臀部,白晢中渗著一晕桃红,竟是美豔得教我不敢正视!


  我越想越觉兴奋,手的动作更加快了,一股热流在体内乱窜乱撞起来,没际限的思海里继续著我这疯狂的幻想
……


  忍不住了!


  我拉开门衝了进去,将浑身赤裸的亲妹推向牆边,用手分开她一双大腿,尽情宣洩著自己的欲望……


  「……!!」


  思境中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一隻柔软的手摸上我正套弄著要害的「五姑娘」。


  触感温软细腻,可我的心却是一阵骤寒,如堕冰雪之中,身体跟著僵硬了起来,反之小弟则软垂了下来,造成
一趣怪的对比。


  「哥……你……在自慰……吗?」


  黑暗之中,倩柔清脆的声音在床尾处响起。


  「没看过人打手枪吗……!?」


  换了平时我可能会这样说,可是刚才我一直以她作幻想对象,心虚之下,一时之间,我尴尬得全不知如何应对。


  我拉著裤子,道;「你……进来就不懂先敲门吗?」


  「嘿……谁叫你没有关好门啊?」


  倩柔带点嘲弄的语气应著。


  房中虽没有一点灯光,我仍隐约见到敞开著的门,看样子我是忘了关门了,竟连妹妹走了进来也全不知道。


  「喂……你上来干什麽?」


  「嘻……」


  倩柔只笑不答的爬了上床,移到我身旁伏了下来。


  我的胸口似为了某种欲望而又热了起来,针对的显然是倩柔的举动。


  糟糕,为何我会觉得兴奋呢?她不是第一次要跟我睡吧?


  冷静……冷静……


  「啜!」倩柔忽然将脸一仰,重重吻了我的脸颊一下。


  然后在我耳边轻轻道:「哥……生日快乐……!」


  我呆了半晌,道:「我……生日?」


  倩柔道:「七月十三日,你的二十四岁生日,不是吗?」


  我失笑道:「今天是十二日……喔……」


  倩柔雀跃的道:「过了十二时了啦!」


  我摆手道:「礼物呢?」


  倩柔拉著我的手摸黑探去,娇笑道:「在这裡…在这裡呀!」


  咦……怎麽这麽软的?


  我心中一阵愕然,道:「你……」


  倩柔的声音变得有些儿涩涩的,黑暗我倒看不见她的神情,道:「知道是什麽吗?」


  我胸口一热,却是猜不透她的心意,这丫头怎麽忽然又这麽大胆了?


  夜色虽令我看不见,却更添了些暧昧的气氛,淡化了我的罪恶感。


  倩柔将我的手贴在她的胸前,我自然立即不由分说,把握机会了。


  毕竟做哥哥的也是人,也有把持不住的时候,何况是她自己找上门来!


  倩柔被我弄得身子一阵抖震,立即按著我的手道:「喔……!先不要用力啦……!」


  我顺著她意放下手,笑道:「又怕了吗?」


  倩柔重重的捏了我的手一下,气道:「谁怕谁?若我告诉乐怡姐你现在干的是什麽,你猜她会怎样反应?」


  我抗议道:「喂,今天不是老子生日吗?你该顺我的意才对!」


  倩柔道:「喔,那哥想怎样呢?」


  我哑然,难道我要说对自己的妹子说我想干你吗?


  见我不答,倩柔又笑了起来,道:「没胆鬼,不敢说吗?」


  我又落了下风,颓然道:「好吧,我就顺你的意多一次吧。」


  倩柔拉起我的手,让我隔著她的睡衣,轻轻的搓揉著那两团温温的软肉,触感轻柔细嫩,心头却是又乱又紧张,
我是否在玩火?


  倩柔渐变急促的呼吸声在沉寂的空气中迴荡著,发育良好的乳房也跟随著一起一跌的,她双手仍按在我的手上,
却没有说半句话,只默默的让我玩弄她的胸部。


  我索性闭起眼睛,纯凭指尖的感觉享受那美妙的触感,彷彿还感觉到倩柔吐出的气息,带著一阵少女的香气,
轻拂过我的脸颊.


  她到底准备怎样呢?


  倩柔又任我揉了片刻,忽喘息著道:「哥……这样……你满意了吧?」


  我停下手来,问道:「小柔……可以脱你的睡裙吗?」


  倩柔默然片刻,却道:「哥,刚才你……自慰时是不是在想著我呢?」


  我没有回答,又是一阵沉默。


  我们这样呆了一会,倩柔忽地爆出一阵笑声,道:「大色鬼!」


  我这才明白她只是来开我的玩笑,利用我不擅长应付女性的性子来耍我,,哼了一声,推开了她的手,道:「
晚了!玩够了吧?还不滚回房去睡觉?」


  倩柔对我的反应似乎感到愕然,道:「哥怎麽忽然生气了?」


  我没好气道:「我只是很累而已!走走走!」


  倩柔道:「我不走!我要睡在这裡!」一边语气顽皮的说著,一边躺到我的旁边去。


  「你……」


  这丫头……


  (二)谈心?


  倩柔就这样躺在我身旁,一对腿子一左一右的上踢,踢得床褥发生「嘎嘎」


  的声响。


  我不耐道:「喂,你要睡这裡就不要烦到我,你……」


  倩柔似将我的话置若罔闻,像自己说著梦话般,道:「是吗?是我阻著哥你了吗?」


  「小柔……?」


  倩柔转过头来,向著我道:「人家睡不著!」


  我有点哭笑不得的道:「那麽我的妹妹大人,你想怎样呢?」


  倩柔不知想到什麽怪主意,笑嘻嘻的道:「哥睡得著吗?」


  我生出像小时候一把揪著她回房间的想法,道:「有你在,我怎睡得著!」


  倩柔拉著我的手,兴奋的道:「哥和我谈谈心事,好不好?」


  坦白说,我真的是被她弄得睡意全消,只好道:「好吧,你想谈什麽?」


  倩柔道:「哥和乐怡的初吻是怎样的?」


  我想了片刻,道:「就是咀对咀……嗯??」


  倩柔半挨到我身上,一对小手轻按上我脸上,竟就这样印了在我的唇上。


  她的唇片比较薄,但触感却更轻柔细腻,还夹杂著柠檬薄荷的清新气息。及肩的头髮洒了下来,轻拂过我的脸
颊,怪痒的。


  她的唇很热,手心也有少许冒汗,这丫头……干嘛忽然紧张起来了?


  我在感到自己心头一阵迷糊的同时,竟发觉倩柔的心跳比我还快。


  这难道是她的初吻?


  不可能吧,在我的认知裡,她至少好像已有过三四个男友了。


  倩柔离开了我的唇,吁出了一口气道:「是不是这样?」


  我摇头道:「不是这样的。」


  在这种距离下,我勉强可辨认到倩柔见惯见熟的脸,但感觉却有点异样,是因为这种暧昧的气氛吗?


  倩柔忽地张开小口,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又将脸凑了过来,重重的吻在我的唇上。


  小舌更吐了出来,主动的挑惹著我要求更进一步的交缠.


  我心叫糟糕,因为我刚才因倩柔而差点废了武功的小弟很快回复过来,目标更是直指倩柔。


  但事实我对真的对她动手动脚还有点保留,这与有否挑战道德律的胆量无关,而是一个责任的问题.


  但想归想,我的舌头不知何时竟不听指令的溜了出来,在两个湿润的空间中,和倩柔那柔软的香舌缠个不休。


  倩柔轻哼了一声,小咀微动,似要将我的舌头吸了过去似的。


  我一边陶醉在与亲妹暧昧的亲热中,一边心中也是讶然,倩柔的技巧似要比我还要成熟!


  倩柔忽张开眼来,乌黑的眼珠中混和著某种不知是痛快还是愉快的情绪.


  然后她移离了我的咀,小舌头还沾著一丝不知是属于我还是她的津液,在黑暗中闪闪生光。


  倩柔有些涩然的一笑,道:「怎麽样?感觉到吗?」


  我伸手替她抹去咀角的口沫,道:「小柔,你可知你刚做了什麽错事?」


  倩柔似知道我所想,伏在我胸前格格笑道:「不知道……」


  我生出一种将所有其他事都要豁出去的痛快,将她一把搂著,佯怒道:「太离谱了!太离谱了!我怎麽可以有
这种妹妹??由现在起,我不再认你这个妹妹!听清楚了吗?」


  倩柔笑得身子也颤动了起来,道:「明白……了啦……」


  我轻按著了她的咀,道:「既然不是我妹妹,便要让我为所欲为!听清楚了吗?」


  倩柔眼睛睁得大大的,拉开我的手道:「先生,你好像有女朋友的吧?」


  我不怀好意的道:「祸是你自己闯下的,你自然要承担责任。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倩柔还要说话,我已经有理没理,便要拉下她身上的睡裙。


  一把炽烈的火熊熊的烧了起来,一直以来只局限在幻想之内的,竟然真的会有实现的一天,且是她自己送上门
来的。


  倩柔「哇」的大叫一声,双手马上抵抗,二人纠缠间混作一团. 最后我用被子盖住了我们,将倩柔压著,让她
动弹不得。


  这回真个是伸手不见五指,但剩下来的感官却似更能撩惹起双方的情欲.


  一番纠缠之后,这时真个是万籁皆寂,馀下的只有我和倩柔的喘息声,倩柔胸口的每一次起伏无一逃出我的感
官之外,我可以感觉到她乳房之下心脏的跳跃声。不知是否刚才的亲热,倩柔身上散发出一阵很奇异的香气,像迷
香般牵引著我的灵魂。


  由于我身上只有一条短裤,而倩柔身上则只有一件睡裙,单是那种肌肤之亲的温热触感,已是我这血气方刚的
男子所难以忍受的诱惑。


  现在我脑袋的讯息只有一个,就是佔有体下的少女,管她是谁!


  我先吻了她的额角一下。


  倩柔似对我这温柔的示意有所感觉,两手放到我的腰间,意思很明显,就是她真个容许我这哥哥在她的身体为
所欲为了。


  我脑内开始搜索所有自己对与佔有倩柔的幻想片段,这种与妹妹亲热机会可遇不可求,且是在她自愿的前提下,
不好好满足幻想,怎对得起自己?


  当我吻到她的颈项时,倩柔忽道:「哥,怎麽忽然变得这麽温柔了?」


  她这话听来有些讽刺,但我却感到她语气里对我温柔的手法是相当受落的。


  我拉下了她的睡裙。


  虽然看不见,但我用手还是可以掌握到那对乳房的尺守和形状。


  当我以十个指尖触鬚般在她胸前来回拂弄时,倩柔似有些受不了的低吟道:「哥……你在干什麽,好痒……喔
……」


  我改拂弄为搓揉,笑道:「弹性不错,有34B,对吧?」


  倩柔不知对这个却颇为在意,大嗔道:「是34C呀………!!!」


  我将贴近她胸前,失笑道:「总之手感不错,咦?怎麽硬硬的?」


  倩柔吃了一惊,道:「什麽硬硬的?」


  我伸出舌头,轻轻撩弄了那贲起的乳头一下,弄得倩柔「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笑道:「就是这个。」


  倩柔不知从那裡伸出手来,扭著我的脸道:「死坏蛋……!喔……啊……不要那麽用力,不要啦……!」


  我恶作剧似的,将两个乳房挤到一团,让两颗乳头靠在一起,舌头施展出最大出力,对她这个大敏感点施以猛
烈的攻势。


  「喔……不要…!啊……!嗯……!不要了啦……!好痒……好痒喔……!」


  倩柔的身体抖动加上摆动,可我却是死据此点,舌尖的津液全沾上她一对高挺的乳房上。


  我的舌头停下攻势,两手却依然不放过这对小可爱,死命的抚弄著,向已被逗得喘不过气的她笑道:「投降了
没?」


  倩柔这时二话不说,竟伸腿顶了我下体一下!


  痛痛痛……


  见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她却娇笑著道:「投降了没?」


  「可恶……」


  我也不管那麽多了,一把便扯下了她的内裤,用少许暴力分开她的双腿。


  倩柔这下可就怕了,示弱的道:「若你弄痛我,我便告发你!」这对白,好像在那裡听过.


  我却笑得有点「痴汉」的味道,道:「你离得开这裡才说吧。」


  伸出舌尖,直迫她少女的神殿。


  一阵独特的气息透了出来,我笑道:「现在的少女,身体都这麽葬的吗?」


  倩柔嗔道:「你自己那儿不也一样葬吗!?喔啊………!」


  我不容她有分辩的机会,舌头探进了她的阴道之中,「蟋蟋蟀蟀」的发出吸弄的声音。


  「嗯……啊……!喔呀………嗯……喔……!啊……啊……!」


  倩柔的呻吟和我的吸啜声此起彼落,倩柔的阴户处爱液却是涌个不停,而我也照单全收的接下了。


  几次倩柔想躲开我舌头的攻势,但都不成功,最后只在床单扭来扭去,发出一阵又一阵美妙的娇吟声。


  当我离开了她的阴唇时,这丫头早已到达高潮,软摊在床上喘息著,爱液沾湿了一大片床单。


  我用了最正常的体位,跪坐在她的大腿之间,逗她道:「叫那麽大声,不怕人家听到吗?」


  倩柔喘息著道:「我喜欢叫就叫,不喜欢就不……叫……喔……」


  我一顶而入,俯下身凑近她的脸,道:「来,叫给哥听听!」


  倩柔却像下定决心不叫似的,紧抿著唇,不哼一声,但鼻子却透出急促的呼吸声。


  我一边抽动著男根,一边到她的耳边,柔声道:「哥喜欢听倩柔的声音。哥真的很想听!」说罢,轻吐一口气
到她耳朵裡,又用舌尖逗她的耳垂。


  倩柔喘息道:「死……坏蛋……喔啊……啊……啊……啊……!」


  我将她的大腿搁到肩上,渐次的提高力度和速度,整张床都被我弄得「嘎嘎」


  作响。


  倩柔似乎也进入状态了,娇吟声透出一种充满性感的韵味,腰部乖巧的配合著我,充满著成熟女性的魅力,一
点不像个清纯的女高中生。


  想不到熟悉的妹妹在床上竟表现得如此放任,惊讶之馀却更是兴奋,有点像刺探到别人内心秘密的快感。


  「啊……!嗯啊……!呀……!啊……!来……了……!不……行了……啊啊…!」


  倩柔一把抓紧了身旁的床单,整个身体像布条扯直般僵紧,腰腿也跟著弯了起来。


  我像忘记了一切般,只顾抽动冲刺,然后一衝到底,洩出我这几个月来的第一发.


  「喔啊……」


  在高潮的一刻,妹妹倩柔的腿却夹紧了我,竟将我的种子全盘受落。


  我心中暗惊,这下真个要遭天打雷劈了。


  我倒在她火热的胴体上,想著想著,忽笑了起来,道:「真的糟糕透顶,忘了戴套。」


  倩柔敲了我的脑袋一下,道:「蠢才!今天是安全日!」


  我道:「没听过安全日也会怀孕吗?」


  倩柔娇哼了一声,不知说笑还是认真的道:「那我一定会生下来,而且向所有说是你的孩子。」


  我笑道:「那我便要带你到内地走一转……把它解决掉……哇!」


  倩柔踹了我一脚,却又认真的道:「如果真的有了……那麽……哥会不会负责?」


  我沉默片晌,道:「孩子一定不可以生下来,但是我会……」


  倩柔道:「那靖怡姊怎麽办?」


  我失笑道:「那还可以怎麽办呢?」


  又道:「来,让我看看自己妹妹的身体. 」说罢,探手扭开了床头灯。


  倩柔吃惊道:「啊!不要……」


  「的」的一声,灯光照到倩柔红扑扑的脸上,不堪灯光的刺激而半皱著眉,头髮洒到床上,那种娇懒的美态却
又与平日的清纯模样截然不同。


  倩柔见我紧盯著她,轻笑道:「怎麽了?」


  我道:「看看自己的妹妹的另一面,完全不同的一面。」


  倩柔见我说得深奥,顺著我的口气道:「那是好还是坏?」


  我微微一笑,轻轻替她拨弄乱了的头髮,语气全变了调的道:「好坏参半,但毕竟是长大了。」


  倩柔呆了一呆,道:「哥,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


  我已知猜到一二,道:「这不是你的第一次?」


  倩柔点了点头,神情有些落寞,挨到我的臂上,道:「本来……我的第一次,应该是像刚才般给哥你的。」


  我愕然道:「怎麽?」


  倩柔微微笑著,脸上却带著点点苦味儿,道:「第一次……是自己弄掉的……」


  我失声道:「你是说……」


  倩柔轻轻道:「记得去年圣诞夜吗?你带乐怡姐上来,那时你和她要好得不得了,而且你还不理会我,就在这
裡做那种事。」


  我不解道:「那时你不是跟那个……」


  倩柔截著我的话,道:「他不是!他不配!我根本不喜欢他!」


  不是吧?人家那男生可是xx集团的儿子,又帅又有金,不配?


  我仔细的听著,她的神态一刹那间又回复了少女的率真模样,竟是因为我的原故?


  那晚……我和乐怡都在餐厅喝了点酒,只是没有想到会一时衝动之下做出这种事。


  倩柔续道:「我从来未试过心情这麽差的,那夜当你们在做爱时就在自己房里自……慰。接著还……还……」
还未说完,泪水已涌了出来,泻到我的臂膀上。


  我呆瞧著她,无法置信的瞧著她。


  「小柔你喜欢我……」


  倩柔泪光闪闪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不止喜欢!是爱……!笨蛋……!


  不喜欢的话,怎会让你看光了?还要弄病自己让你佔便宜,嘻嘻。」


  我失声道:「弄病自己?」


  倩柔吐了吐舌头道:「不行吗?自从你识到乐怡姐之后,便不理会人家的事,又不跟人家说心事,我便弄病自
己,让你关心一下,不成吗?」


  这下麻烦大了,倩柔喜欢我,比我被公司炒掉还要糟糕。


  我皱眉道:「那你想怎样?要我跟乐怡分手?」


  倩柔盯著我道:「乐怡姐现在呀,说不定跟谁在上床了啦!」


  「喂喂喂,说话有点分寸好不好?」


  倩柔耸肩道:「反正只要我告诉乐怡姐哥哥刚才做了什麽,你们也一定会分手的了。」


  我皱眉道:「这算是威胁我吗?」


  倩柔大嗔道:「我不知道!!总之是哥不好!!是你不好!!」


  喂喂喂……太横蛮无理了吧?


  我道:「乐怡她也未必会信吧?」


  倩柔道:「信不信不重要,总之我反对你们在一起!」


  这丫头再度表现她第三人格——霸主型人格。


  我道:「你反对有什麽用?」


  倩柔哼了一声道:「除非……除非哥不要我这妹妹吧?」


  我失笑道:「我要你来干什麽?」


  倩柔脸色一变,拉了睡裙子穿上,跳出床边道:「好哇!那我走!你妹妹我还有很多人争著要啊!」


  咦咦?事情怎麽变这样了……?(XXX:作者疯了吧?)


  我忙道:「小柔!等等!万事有商量!」


  倩柔道:「只要我打一个电话,十五分钟内会有人来接我走,永远不会回来,哥信不信?」


  我失声道:「『那家伙』吗?」


  倩柔不置可否,白了我一眼道:「快答我……!要还是不要……?」


  我只好道:「我要。」


  倩柔欢喜的道:「那你便要跟乐怡姐分手了喔!」


  我皱眉道:「这个……给我一些时间吧!」


  倩柔凝望著我,道:「不仅如此,你……还要娶我作你的妻子……」


  我的脑筋似乎已陷于混乱了……愣然道:「什麽?」


  造梦!这一定是在造梦!


  可是倩柔却走了过来,在我的唇上亲了一口,说明了这不是梦。


  耳却犹听到一句像是在梦裡才会出现的一句话:「哥?你娶不娶我啊?」


  「……」


  倩柔将身体贴上了我,轻柔的又问道:「娶不娶?」


  「……娶就娶了罢!!」


  我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将她按倒在床上,展开了我迎娶她的第一夜。


  我的幻想裡,好像没有这个喔?


  看样子……我的幸福要砸在妹妹的手上了。


  倩柔倩柔,哥忘了说,其实哥也喜欢你的啊…


  <完>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