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搓揉的镜中母亲的E奶巨乳
我搓揉的镜中母亲的E奶巨乳



  我站在母亲房里,而母亲坐在化妆台前,而台前有一面镜子,把母亲那喝酒微醺般的粉脸,给反射出来。母亲答应我穿了一件超低胸的丝质T桖。就像电视上那些胸罩广告一样,每个乳房在胸罩下的衬托,挤的那乳沟更是深邃。

  而镜中母亲的双峰,在低胸衣领下,还露出胸罩上缘的一部分,紫罗兰的E罩杯胸罩,上面漂亮的花纹、滑嫩的手感,我不知道用鼻子狂吸这奶罩打手枪几次了,而如今却穿在母亲胸前。


  在露出一点胸罩的低胸衣最里面,是两粒高耸的双峰,白里透红、粉嫩弹性,在胸罩和低胸领口的托住下,整个乳房向上提起,而胸罩的集中更是让双峰中间的乳球,左右两颗微微碰在一起,如同那QQ布丁,那么有光泽、有弹性。


  母亲动了动身子,双手握住粉拳,两手不安的放在大腿上,穿了一件超短窄裙,裙边花纹是格子状的,不过长度只有一半,露出白皙大腿、私处内裤若隐若显,不停的拉扯裙子,想要盖住私处,而不停的在意我的眼光,娇羞的看着我,欲言又止、模样可爱极了。


  163身高,却有一对美乳,更是波霸,身材纤瘦、那对奶子走到哪都有人盯着看。走路造成的乳波荡漾,被吃过不知几次的豆腐,曾有人在公车上,从后面抱住母亲,不停的捏揉乳房,吓的母亲花容失色,在也不敢搭公车了。


  而我她的儿子,就变成母亲的专属司机,母亲不在一自己的美乳贴着我的背上,每当我骑车时,我想像那乳房在我背上挤压变型,让我硬了一整路,有时候母亲倦了,干脆就直接抱着我,酥乳贴着,随着机车震动,母亲的奶子压得我头晕脑胀。


  跟那些大学联谊抽钥匙,载到正妹也是死握着机车尾翼不放,相较之下母亲的巨乳,就开始渐渐成了我意淫的对象。我在厕所拿着母亲刚洗澡换下来的内衣裤,右手把内裤套在肉棒上,不停上下套弄,而左手贴着母亲奶罩,鼻吸奶味、口舔乳头部分,幻想母亲在厕所里,被我从后面不停的捏揉乳球,两手分别把左右乳球,一上一下的扯动乳根,而水龙头的水依然在继续流,而我口中的乳头也继续让让吸允。


  把母亲压在墙壁上,五指张开、没办法一手包覆,挤在墙壁时,E奶乳房从我手缝中挤出,而我阳具正顶在那肉穴里,让母亲只能哀怨让我泄欲。我们母子两人涂满沐浴精,我在母亲身上摸来摸去,不知是母亲天生皮肤光滑,还是沐浴乳的关析,那梨状的乳球在我手掌变型,在他乳晕外围用龟头搔弄,这样的挑逗,母亲下体淫水一直流出来。


  而那手上泡沫故不得乳头的搔痒,直接握住我阳具,上面藉着泡泡的滑溜,有节奏的替我套弄,忽快忽慢,而眼睛却一直从下面看着我,眼神尽是挑逗以及难为情。


  我放下母亲的乳房,从上而视奸母亲,拿起莲蓬头帮母亲冲掉身上的泡沫,而坐在浴缸边将母从后面搂到胸口,把母亲右脚抬起跨在洗手台,母亲看了看镜中她的私处,那肉壶蜜穴耻毛,透过镜中看得一览无遗。母亲羞的想要放下,可我不准她放下,硬扳着大腿要她抬好。


  手中的莲蓬头对准母亲小穴,温热的水不停的冲刷私处,让私处又是温热、又是搔痒。我将水流和温度调强,冲的那阴毛不停的随着水柱而改变方向,而温度的上升,让母亲的小穴更是火辣辣,母亲的左手紧紧抓着我的左手,好像在告诉我一样,不要在折磨她了。


  我一个停水,一个翻身,将母亲抱了起来。让母亲靠在门后,因为门后挂有浴巾,别让母亲的身子贴着冰冷的墙壁,将右边大腿抬起,而母亲的右小腿则钩挂在我的手肘弯曲处,不停的晃阿晃。


  母亲那对小脚,樱桃红的指甲油,我忍不住直接一口吸允脚趾,里里外外、每根都舔过,舔到脚底板,痒的母亲发笑。而母亲用那玉手不停的搓揉我的阴茎,伸出食指跟大拇指掐住我龟头下面的包皮,不停的将包皮往上挤,包住我龟头,如此反覆,让我肉棒抖了一下,差点射了。我不甘示弱,要母亲伸出舌头,那微微小口、滑嫩的舌瓶,我一口将我的嘴唇,猛吸母亲的香唇,而舌头不停的缠绕、旋转,用舌头将母亲口腔里的贝齿,全部扫过一遍。


  而我的左手当然也没闲着,伸出食指跟中指,将肉缝撑开,挖弄蜜穴。看着母亲呼吸急促,左手扶住肉棒,一个由下往上硬挺,一次到底,母亲小穴久没受这么大的肉棒灌入,马上吃疼,双手抱着我脖子上,在我耳边对我说「你爸还在睡午觉呢,差不多快起来了」。我故不了这么多,母亲现在在厕所是我的人,我要品尝这位美乳娘,冒着被发现的快感,门上发出碰撞的声响,我扶着母亲美背,怕她摔倒。而母亲的左脚已经垫起脚尖,被每一次的抽干都越往上顶,顶的都快站不稳了,要不自己的儿子抱着她,她早就全身酥软抱不住儿子了。


  母亲的脸颊倚在我侧脸,彼此之间不需要言语,空气中只剩下母亲的娇喘声,和沐浴乳的香味,随着母亲肉穴吞吐我的阳具,因为刺激感而加快抽差速度,门上声响已经越变越大声,母亲担心的说「你爸会听到,小力点,嗯……」,才刚说完,我双腿一夹,左手捏住母亲肉臀,右手勾着的大腿往墙上一挤,让肉棒整个死死的塞满肉穴,母亲先是在我用力一挺射出浓精时,先吃疼娇喘一声后,随着我射精后如后在大力的抽差几下,母亲除了全身肌肉紧绷,用她那整齐贝齿咬了我肩头,而我因为母亲紧绷的身躯,所以那阴到比平常更加的紧实,夹的我阴茎在肉穴里还在不停的胀大,把母亲的肉缝在撑开一圈,直到肉棒软化,我才衣衣不舍的拔出来,看着母亲那肉穴流下的体液,有着混浊乳白色的精液,也有透明光亮的淫水,沿着大腿流下来。母亲一脸倦容,好像没有做这么的激烈运动,而瘫软在我身上,不停的喘气,我在一次替母亲冲洗身体,母亲才匆匆要我出去,免得父亲起来找没人,发现竟然是在跟自己的女人做爱,那不就气死了。当我回神,母亲的内裤早已经沾满精液,我将精液把胸罩和内裤全部抹上去,在放回原处,看母亲有甚么反应。


  母亲发现这几天自己的内衣裤不对劲,套话问了问父亲说没有。才知道是我给的鬼,而前几天在我又在厕所里纵欲后出来,母亲看我一脸做亏心事,就等夜深人静时,到我房间,轻声唤我、把我摇醒。而我那半夜勃起的肉棒,把整个内裤撑开,我故意将棉被打开,让母亲住一到我的肉棒。母亲坐在我床边,岂不知我们这时期的青少年会做甚么呢?


  母亲跟我聊聊,问一些性行为,我看母亲虽然表面镇定,不过感觉得起来好像很紧张。看着母亲穿着薄纱睡衣,里面的胸罩巨乳、丝质三角内裤,一脸哈欠。

  让我竟然把母亲压在床上,不停的猛吸她的玉颈,而母亲好像知道我会这么做,没反抗,但也没默许。等我早已经把那睡衣给拉至腰间,母亲才急忙要我住手。

  这样是乱伦我知道,母亲也知道自己的巨乳很挑逗儿子,但是这是乱伦,不可以跨过去的,无论是哪种方式的发泄,都算乱伦。

  母亲将我搂在胸前,我哭了,我忍了这么久的感情,只靠想像发泄,母亲也泪雨如花、要我记得我是他的母亲,可以是朋友,但是就是不能跨过那条线。我答应母亲,不在对她的内衣物手淫,而母亲离开时,我要求可不可以亲我,母亲害羞的亲了一下脸颊,我却要求要嘴唇,母亲这次想蜻蜓点水一样点了一下,应付了事。那想的到我一手抓住母亲身躯,将她搂在怀里,一次又一次的长吻、舌吻。吻的母亲啜泣,我这才罢手让母亲回房休息。

  隔天早上,我要求母亲穿低胸衣和超短窄裙给我看,母亲不愿意。我说「穿给我看,我以后都不在烦你了」,母亲凹不过我,选了一见她年轻才敢穿的的超低胸爆乳上衣短T,低到连胸罩都露出在外面,所以买了一次穿了没敢穿出去过。

  而选了一件超短窄裙,是他学生时候了荒唐衣服,如今坐在化妆台前,上了点淡妆,轻声喊说「近来看吧」,儿子看的两眼发直,就像他在公车上老是被陌生人视奸一样的眼神。

  我站在化妆台前,看了整整十分锺之久,我内心一直有个想法,那怕一次就好,真正的一次能拥有母亲的身体。抽差蜜穴、手拍浪臀,激吻香唇、细舔美背,玩弄玉足、手捏乳头,听母亲在你耳边真实的呻吟,听那大腿与屁股发出的啪啪声响,把那真正自己的累积多年的精液,不停不停的抖射在子宫深处,让母亲成为自己的人,跪在脚边替我吸允肉棒,出门时可以正大光明揉捏,回家后则好好享受母亲的身体。

  那些外人只能看,我却可以真的做,想到这点,我的冷汗浸湿我的上衣,母亲从镜中看着我站在她后面,说「可以了吧……看够了吗……儿子我不是不爱你,只是……阿……」,话还没说完,我双手捏揉乳球,透过镜中照射,我的手指挤压低胸衣和奶罩,两颗北半球的雪白奶子,捏的母亲叫疼。我干脆直接把母亲抱起来,丢在弹簧床上,母亲的脸出现惊恐,想要逃,那知我已经准备要扯破母亲身上一切,母亲苦喊说「住手阿……我要告诉你爸,你爸晚上就回来了,你就死定了」满是母亲哭腔,我舔着母亲耳朵上的耳环,说「父亲晚上回来,所以我们有一整个白天可以尽情享受,早在昨天吸到你的嘴唇后,我就已经觉得一切了」。

  整个房间只剩下衣服撕破的声音,还有蜜穴被我抽差的水声,母亲边打我的胸膛边苦喊到没力的沙哑声,还有床头上的DV定时器的逼逼声,我已经开始想像如何玩弄母亲,侵犯那对豪乳,先是看看乳交好了,被E奶乳房夹住的感觉一定很棒,这时起将肉棒至於乳沟中,母亲双手的夹着乳房不停的替我搓揉,至於父亲那边到是不用担心。我泛出笑意,跟母亲哭红的双眼成反比,将母亲拉到我房间,继续享受这母子乱伦的快感,直到每一次的射精。

  当房门关上后,我背上都充满了母亲指甲的抓痕,以及肩膀那贝齿痕迹。

  【完】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