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那夜的那个完美女孩
那夜的那个完美女孩

真正意义的恋爱离我的记忆已经很远了,如果恋爱意味着试图娶一个女孩的话。

  四年前,和我在一起三年的女孩刚刚离开了我,理由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和我共度余生。我无言——我们是彼此的第一次。我总不能比她还想不开吧!

  和女朋友分手的那年认识了她(因为是在夏天,所以叫她小夏)。是在校友聚会上认识小夏的,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很性感、很活泼的一个女孩。整个晚上我们并没有说几句话,但相互感觉不错。

  后来她告诉我,那天就觉得我在床上一定很棒,我吃惊的问为什么,她说我虽然体型偏瘦,但看上去很结实,还很轻易就用牙齿开了一个啤酒瓶,这样的男人一般会有不错的性表现。我听了哈哈大笑。看来女人有时候比男人还要色。

  事实上她是一个很本份的女孩,和我一般年龄,单身,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在认识她的时候我怎么就那么色。用她的话说,我一直在努力勾引她上床。——我是这样的吗?一个曾经除了工作就是女朋友的摩羯座男人,这么多年才体现出在性方面的才华?

  她第三次到我家来的时候,我做了几个拿手的菜,开了一瓶红酒。吃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两个人都微醺的样子。

  和以前一样,我打开CD开始听音乐,只是这次关了顶灯,仅仅打开壁灯。我搂着她,在音乐中慢慢的跳舞。她的身体很柔软,胸部长得很好。

  「小夏,你很好看,身材也很好。」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是不是觉得这种感觉很暧昧啊?」

  她没回答。

  我犹豫了一下,亲了亲她额头,她挣了一下,突然很快的说:「我不想和你做爱……!」「为什么?」我吃惊的问。

  (呵呵,我吃惊的是她怎么就如此直白的说出来。)「我把你当朋友的……!」她叹了口气说,「可是……我就想要你,现在就要……」她的话反倒让我真的冲动起来。

  我抱紧她,开始吻她,双手抚摸她光滑的肩部。她开始拼命的挣扎,可是喘出的热气到我脸上,我更加的兴奋,身体开始有了剧烈的反应,下面勃起,紧紧的抵在她的两腿间。

  她突然抬手不太重的给了我一巴掌,说:「色男人!」然后不再挣扎。

  我喘着粗气,抱起她走进卧室,轻轻放倒在床上。她闭着眼睛,轻轻的说,「你真的这么想要我吗?」(我心想,这不废话吗?)

  我不回答,压在她身上,很快的解下她的上衣。然后,我呆住了——她身体的完美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皮肤又白又滑,圆润的乳房即使仰躺着也可以显出它的挺拔,平滑而光洁的腹部随着呼吸微微起伏,匀称的腰上松松系着一条精致皮带的样子令人浮想联翩。

  经验告诉男人,正在脱衣的女人总是最具诱惑!

  我吸一口气,将脸埋在她的双乳间,温软滑腻的肌肤让我感觉似在梦里。当我开始贪婪的吮吸她晶莹的乳头时,她终于开始呻吟,抬起手捧着我的脸。

  「小夏……,喜欢吗?」我含糊不清的问。

  「不知道……」她又是很快的说,可是听起来很可爱的感觉。

  「是吗?那我就让你知道!……」

  我站起来,开始解她的皮带,她很配合的抬起臀部。她的内裤是白色的,很窄小,我将手掌覆在那个突起的柔软的三角部位,分明感到那里的灼热和悸动。

  我觉得自己的下面快要爆炸一样,我屏住呼吸,轻轻的拉下她的内裤,呈现在眼前的是整齐的乌黑的毛毛,微微裂开的细峰,流出的些许爱液闪闪发光。

  我顿时血脉喷张……

  我把她拉向床边,小腿分开搭在床沿,我站在中间,俯下身去,伸出舌头,从她的小腹开始往下舔。她的身体很敏感,马上开始轻轻的颤抖,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当我的嘴含住她已经泛滥的洞口,突然将舌头用力的刺入她的阴道时,她发出一声惊呼,双手一下抱住我的头,腰剧烈的抽搐了几下……她下面的味道很好,真的可以用香甜来形容,可能是因为内分泌协调并且很爱干净的缘故吧。我一会轻舔她的阴蒂,一会用力含住阴唇吮吸,一会将舌头伸进阴道里搅动,将她越来越多的爱液全部吞到嘴里;双手也不闲着,握着她的双乳不断的揉搓……她几乎都是开始叫唤了,头不停的摆动,下身扭动着,最后将双腿勾在了我的脖子上,嘴里喊着:「快啊,快啊,要我,要我……」她的兴奋更加刺激了我。我手忙脚乱的扯下自己的上衣和裤子,正准备上去,她突然坐起来,一口将我的阴茎含进去,然后舞动着长发,舌尖裹着我的龟头,快速的套动。

  「啊……」我差点受不了,我一把放下她,分开她的双腿,将早已硬挺怒张的滚烫的阴茎顶在她软滑的洞口。「宝贝,我进去了啊!……」「嗯、嗯……」

  我一挺身,「嗤」的一下整根插了进去。

  「噢……!」我们几乎同时情不自禁的叫出来。

  (她的里面又紧又热,还不断蠕动,一股电流从我的下身迅速传到大脑)她双手抱着我的脖子,热烈的吻我,边说:「小色狼,你终于得到我了!」我站在她两腿间,一边用力的撞击她,一边回吻她,说:「宝贝,其实你也很想的,对不对?」她的回答是——抱住我扳倒在床上,一翻身骑在我的身上!

  (看着温馨的灯光下那个在我身上舞动的美丽女孩,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很幸福、很幸福!)那次我们做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当她在我耳边气喘吁吁的说:「宝贝,快、快呀,你快给我呀!」的时候,随着窒息般兴奋的抽搐,我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身体深处。

  拥着她躺在床上。她告诉我,她给我口交其实是看我身体有没有什么毛病,我说那不一定能看出来的;她又说她是在安全期,所以才让我射进去(事实上,她的确是在我女朋友之后的第一个女人!)。

  而当第二天她的姑姑打电话训斥她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和离婚的姑姑住在一起,和学校时的男朋友分手后,她从来不曾在外面过夜。

  这些情况令我很满意。可是,当时我就隐约觉得,也许我们对彼此的感情会产生错位,也许伤害在所难免了。

  那个晚上,我们做了4次,床单都湿了。

  很久之后我才体会到,女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而且做爱绝对有合适与不合适之分——按小夏的说法,我们的器官很配套!

  (呵呵,这么一个热烈而真实的女孩!)

  当我们彼此说着对方很棒的时候,在我脑子里只有一个词语:完美!

  完美的女孩,完美的夜晚!

  【完】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