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娜娜的回报
娜娜的回报

自从发生上次在办公室里JIAN污王娜之后,她就请了长假,两周之后也没来上班。我知道,这个新婚少妇自己的骚洞还没被丈夫捅舒服就被自己的上司大鸡巴插个尽兴,而且又是厥大屁股被鸡巴插,又是蹲在桌子上被我凌辱,最后又把精液射进王娜湿润的阴道里,她的浪屄里第一次射进男人的精液,自己的老公都还没有完全占有的阴道就被自己的上司占有了。

  因为王娜老公公司给的价格足够合适,我们公司的这笔生意就给他们了,这笔生意对于我们公司来说只是一桩小生意,而对于王娜老公的公司来说无异是雪中送炭,王娜老公知道自己老婆被客户玩弄了,但是这个猥琐无耻的男人竟然把遭受JIAN污的老婆当作笼络客户的砝码。

  王娜当天被我JIAN污之后,就回到了家中,一路上脑子乱乱的,自己的身子就这样被另一个男人JIAN污了,而且男人的精液还第一次射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王娜的下体经历过高潮之后,被干得翻起了阴部传出阵阵火辣辣得感觉,自己丈夫的鸡巴很小,而曹少弼的鸡巴又粗又大,窄嫩的阴道被粗壮的大鸡巴抽插了一个多小时,自己的淫水被干得泛滥,肥大的屁股被曹少弼抓出两个深深的手印,坚挺洁白的乳房也被揉捏的红肿起来。王娜被自己上司干出了第一次彻底的高潮,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子被JIAN污了,被糟蹋了,便忍不住伤心起来。

  王娜忍着下体的痛楚,叉着双腿走回家,丈夫一开门,看到自己老婆很不自然的深情,觉得有些不对,但是他第一个问的却是:「王娜,让你拿的文件拿到了没有?」

  王娜摇摇头,「没有。」

  「怎么回事?」

  「经理在公司呢,我到他办公室想把文件拿出来,结果被他发现了。」

  王娜丈夫心里一惊,忙问到:「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后来,我就回来了。」

  「他没说什么?」

  王娜想到了自己在经理办公室遭受凌辱的一幕,忍不住心里一酸,自己的身子就这样被糟蹋了。

  「没说什么,我很难受,别问了,我洗个澡。」

  王娜想把自己身子里的脏东西洗干净,结婚之前王娜从来没有和男人有过性关系,结婚之后也才逐渐了与丈夫一起过夫妻生活,但是丈夫细小的阴茎从来没有让她满足过,她也从来没有让丈夫在自己身体里射精,没响到这一次却被陌生男人的鸡巴插进自己的身体,而且还射精,下体黏黏的,她实在是太难受了。

  王娜走进浴室,把自己的衣服脱下,略显丰腴的身体皮肤洁白,两只刚刚熟透的乳房坚挺的耸立在胸前,虽然不是特别的丰满,但是两只肉感十足的半球仍然非常诱人,两只粉红色的小乳头挺在柔嫩的乳房上,刚刚经历过的高潮让她不能完全自拔。

  王娜弯下身把内裤从自己宽肥的屁股上脱下,她看到内裤的中间部位沾满了自己的淫水和经理精液混合的液体,王娜顺手把内裤扔到了浴室外的篮子里。

  下体刚才被粗大鸡巴的蹂躏让她有火辣辣的疼痛感,她第一次产生了下体被完全充满的感觉,经理无比粗大的阳具快速而凶狠的在王娜的阴道里抽动,一阵阵强烈的快感从下体传出。

  而在兴奋异常的性爱过后,带给下体的是无尽的胀痛,王娜至今还像在梦里一样,经理的阴茎怎么会那么大,而且本来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的粗大鸡巴怎么就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呢。

  王娜直起身,两条雪白微粗的腿微微叉开,雪白肥大的屁股微微向上翘着,打开水龙头,一股强烈的水流顺着王娜的头淋湿全身,顺着水流,王娜的双手在自己柔白的裸身上不断的揉搓着,她轻轻抓住自己两只丰满坚挺的乳房,轻轻揉捏,又把手伸到身后自己丰腴雪白的大肥屁股上,轻抚被经理拍打过的臀肉。

  王娜一直对自己肥大的屁股不太满意,看到其他女孩子都是很瘦的类型,只有自己每天厥着又宽又肥的大屁股,两瓣大屁股曾经让她很不自信,因为自己的大屁股看上去很像妇女。

  不经过这次的性经历她发现,原来男人对自己的大屁股竟然格外的喜欢,他们喜欢在后面看着王娜的大屁股把鸡巴顺着肥美的臀肉插进柔嫩的阴道里,更喜欢使劲把鸡巴插进体内,把自己雪白的臀肉撞的「啪啪」直响。

  王娜微微叉开自己雪白粗壮的小腿,轻轻用手指扒开自己红肿的阴唇,以前紧紧并拢的两片粉红阴唇现在竟然被鸡巴干得翻了出来,阴唇也变得更加长,她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妈妈、舅妈那些成年女人的阴唇都是耷拉在阴道外面的,原来就是被大鸡巴日复一日的抽动造成的。

  王娜一手扒开阴唇,另一只手拿起花洒,一股热乎乎的水流冲向自己饱受蹂躏的下体,她感觉自己两片肥肿的阴唇上传出火辣辣的感觉,但是又有一种微妙的快感,她轻轻的揉捏着自己的阴唇,叉开粗肥的大腿,把阴道扒开,水流冲过去,整个下体被一股温暖包围着,当她扒开阴唇的时候,下体中缓缓流出了经理射进的大量的精液。

  她看着这股乳白的液体顺着自己大腿根流出,王娜想到自己刚刚竟然被男人强JIAN了,而且受尽凌辱,一边厥着肥大的屁股让经理的鸡巴插进自己的身体里,竟然还被强迫用舌头舔那个女主播的下体,这个丰满的中年女人看着自己被鸡巴蹂躏,看着自己厥着大屁股被干到了高潮,竟然把一大片淫水喷到自己的脸上。

  虽然经理的大鸡巴让她感受到了女人顶级的高潮,但是被凌辱,被羞辱,被糟蹋的伤心,更夹杂着背叛老公的内疚,王娜想着自己的身体再也不干净了,伤心的蹲在地上捂着脸,轻轻的抽泣起来,两条雪白粗壮的小腿微微叉开,腿肚子上的嫩肉被压挤得更加得粗壮。

  王娜丈夫看着自己妻子神情恍惚,回到家就要洗澡,而且头发凌乱,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自己让妻子去公司偷资料,被经理看到了,还能回来,难道……

  王娜丈夫走到浴室门口,偷偷伸手摸到篮子里,把王娜的内裤拿出来,他一看内裤上湿乎乎的印记,一团黏黏的乳白色的液体,什么都知道了,这是男人的精液,自己还从来没有在妻子的阴道里射精,而从内裤上看,这精液分明就是从妻子的阴道里流出来的。

  他是个猥琐的男人,从来没有过女朋友,凭借自己一份还不错的工作,通过朋友介绍娶到了王娜,他喜欢王娜的大屁股,喜欢王娜的美乳房,更喜欢的是,王娜是一个处女,刚刚结婚一个月,自己的老婆就这样被别人占有了。他能想象到那个男人压在自己妻子赤裸的肉身上,用鸡巴插进自己老婆的阴道里,甚至还会像自己一样,让老婆厥着大屁股干自己老婆。

  他脑子嗡嗡想,自己就这么被带上了绿帽子,这时,王娜洗玩澡出来了,他看到妻子哭红的眼睛,还有胸前挺立的乳头,他什么都明白了,他举着王娜的内裤,说:「你刚才去公司被你们经理那个了?」

  「嗯。」

  王娜低着头。

  她老公马上瘫软了,自己的老婆才新婚一个月,竟然就被别的男人糟蹋了。

  拽着王娜走到卧室,王娜就光着身子,被拖走了进去她老公坐在床上,看着自己光溜溜的妻子,这个身体已经不再只是属于自己了。

  他说:「跟我讲讲是怎么回事。」

  王娜低着头,「你让我去公司偷文件,我就偷偷的去了,我也没想到公司有人,我开门后,就发现……」

  「发现什么?」

  「发现曹少弼正和一个女人在干那事。」

  「然后呢?」

  「他们看到被我发现了,就没有放过我。」

  「他们怎么你了?」

  「那个女的让我蹲在桌子上,然后叉开腿,经理就把手伸到我裤子里面。」

  「都摸你哪了?」

  「刚开始摸我屁股,和上面,后来让我把内裤也脱了,经理就用手给我弄下面。」

  「你这个骚货,你就同意了。」

  「我反抗了,可是经理太强壮了,又看到我偷东西,我只能让他弄。」

  「骚货,那男的是不是弄得你舒服了,你给我过来!」

  说着,她丈夫一下子把王娜拽到身边,看到王娜屁股上被抓起的红手印,他知道那个男人玩弄了自己老婆肥大的屁股,他把王娜放倒在自己的腿上,屁股朝上,伸出大手使劲打着王娜肥大的屁股蛋子,大屁股被打得嫩肉乱颤。

  「老公,不要打我阿,啊,疼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疼啊。」

  王娜趴在老公的腿上,光溜溜的大屁股被一下下的抽打着。

  「骚货,你这时候求饶了,被男人干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我?」

  「啊,不要啊,我想了,想了,我反抗来着,可是他那么壮……我实在不能啊。」

  「妈的,他能干你,你看我能不能?」

  说着,王娜丈夫把王娜扔到床上,抓起她柔嫩的腰肢,让王娜雪白的大屁股高高厥起,王娜哭喊着捂住自己的阴部。

  「老公,求求你,不要,我刚被强JIAN了,下面肿了,好疼,求求你,不要弄我。」

  王娜老公一听更生气了。

  「妈的,骚货,你还知道自己被强JIAN了,骚洞让那男人鸡巴捅的时候你怎么不嫌疼,你是我老婆,我还不能干了。」

  说着她老公一把抓着自己的小鸡巴,对准王娜的大屁股后面,龟头对准阴道口,使劲一顶,随着王娜啊的一声惨叫,老公的鸡巴插进了王娜已经肿胀的浪屄中。

  「妈的,那王八蛋鸡巴还挺大,把你骚洞都捅松了,说,是不是他的鸡巴更大?」

  「啊,啊,是,是。」

  他抱着王娜被打得红彤彤得大屁股,把鸡巴使劲在浪屄里抽插。

  「说,是什么?」

  「老公,求求你,我不是有意的,我是被强JIAN的,你不要这么对我啊,求求你。」

  「放屁,快说。」

  「他,他得鸡巴大。」

  「有多大?」

  「像小孩胳膊插里面一样!」

  「你这个婊子,是不是让你经理干得舒服了?」

  「没有,没有,老公,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下面好疼。」

  王娜刚刚被曹少弼干得死去活来,高潮到喷水,此时阴唇外翻,阴道肿痛,已经分泌不出来淫水,丈夫的鸡巴虽然很小,但是插进去干干的,王娜觉得自己下体无比疼痛。

  「老公,求求你,不要干了,太疼了,我受不了了。」

  「妈的,你让别人干了,还不让自己老公干了,说,你们后来又怎么了?」

  「求求你,我不想说,太可怕了!」

  「快说,要不老子捅死你。」

  「老公,你这么想听我让别的男人糟蹋。」

  她老公听到自己妻子这么说,心里也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王娜和他结婚以来,性生活一直不美满,他看着身下厥着大屁股的王娜,想象着那个男人会怎么干自己的老婆:「快说,少废话!」

  说着,扶着王娜雪白的大屁股,从后面使劲的干着。

  「啊,啊,好好,我说。经理把我扒光了,玩我的身体,从上到下的摸,然后还用舌头舔我下面,后来我看到他把那东西掏出来,那么粗大,我害怕极了,我说,你怎么让我都行,我是结婚的女人了,我的下面只属于我的丈夫,不要捅我。他说那就帮我用嘴弄,我就把他的那个东西含嘴里弄了。」

  「妈的,骚货,老子平时让你用嘴,你怎么也不肯,这时候还主动帮男人啯鸡巴。」

  「我是为了不让他插我的下面啊,求求你,我不想说了。」

  他丈夫听到自己老婆帮别的男人口交,更加兴奋了,抓住王娜两瓣肥大雪白的臀肉,把鸡巴使劲的往王娜肿胀的阴道里插,王娜两瓣阴唇都被干的翻出来,阴道红彤彤的,鸡巴上慢慢沾满了自己分泌出的淫水。

  「骚货,看你讲的下面都流水了,赶快说……」

  「呜呜,老公,求求你。」

  「啪」的一声,她老公狠狠的抽打着她的屁股,「说!」

  「老公,别打我,我说。」

  「我不会弄,那个女人就给经理弄,过了一会,经理把鸡巴拔出来又放到我的嘴里,就抱着我的头使劲插,然后,然后,呜呜。」

  「然后怎么了?」

  「他就把东西射我嘴里了。」

  老公听竟然那个男人在自己老婆嘴里射了,又是气愤又是嫉妒,更使劲的干着王娜,王娜厥着大屁股被插得浑身颤抖,两条粗腿不停得绷紧,忍受着阴道里的痛楚。

  「骚货,你还让他射你嘴里?」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弄了几下就射了,我都傻了,那女的看到经理射了,好像很生气,说还没被弄舒服,都让我搅和了。」

  「那女人怎样?」

  「比经理大十多岁,是个四十来岁的妇女。」

  「啥样的?」

  听到另一个女人被干,她老公又来了兴致。

  「她有些胖,很丰满,屁股也很大,腿非常粗,身体很白,但是下面黑乎乎一片。」

  「她下面啥样的?」

  「那女的阴唇特别肥大,都耷拉出来好多,阴道被经理捅开了,张开像个圆洞,里面好多水,上面阴蒂也特大,还一跳一跳的。」

  「你怎么知道她下面什么样?」

  王娜厥着大屁股,又想起自己被凌辱的情景,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她,呜呜,她让我给她舔下面!」

  「你说那女的让你给舔。」

  「嗯,她下面还有味,我不想说了,老公,求求你,饶了我把。」

  王娜被丈夫按在床上,阴道里插着鸡巴,却又要被迫说自己被别的男人干,在自己老公面前,真的是太难为情了。

  「不行,快说!」

  「我没办法,就像现在这样,趴在她的大腿中间,帮她舔,她把两条又粗又壮的小腿夹在我的头上,我都不能东,这时,经理竟然那里又硬了,我感觉他摸到我的屁股,然后,就,呜呜……」

  「然后怎么了?」

  他听到自己老婆就要别男人干了,竟然更加的兴奋:「经理就把那东西插进来了,我不能动,头埋在那女人的屁股中间,后面就被经理干了。」

  「后来呢?」

  「后来,我觉得他那东西越来越粗,我使劲扭着屁股,但是他使劲抓着我屁股,他又非常的长,我根本没办法弄出来,后来,他一使劲,就在我里面,里面射了,呜呜呜……」

  王娜想到自己被男人糟蹋,还被射精,伤心的大哭起来她丈夫想象着自己的老婆一边给一个白皙丰满的中年妇女舔下面,那女的也是浑身裸体,大屁股向上抬起,两条大粗腿使劲夹着,老婆厥着大屁股,身后是另一个大鸡巴的男人使劲干着自己的妻子,他也兴奋异常,「骚货,骚货,你怎么能让别人玩了,这个骚洞,刚刚还插着别人的鸡巴,妈的,干死你!」

  丈夫使劲抱着王娜的大屁股,使劲的抽动着,王娜的下体被干得阴唇外翻,阴道肿胀,她只能无力的趴在床上求饶,她丈夫又使劲捅了十几下,一股精液射到了王娜的阴道里。然后把鸡巴拔出来,走了。

  王娜无力的趴在床上,雪白肥大的屁股高高向后厥着,她泪流满面,自己被男人凌辱,又被丈夫逼迫说出被强JIAN的过程,她的阴唇红红的,阴道张开,从里面不断的流出丈夫的精液,王娜两条粗腿轻轻张开着,粗壮的小腿紧绷着。

  王娜的丈夫也没想到,自己听到老婆被强JIAN,竟然这么兴奋,陪了夫人又折兵,王娜都被男人玩了,不知道自己的生意能怎样,他决定给曹少弼打个电话。

  「喂,是曹经理吗?」

  「我是,你是哪位?」

  「哦,我是××公司的王表啊。」

  「哦,你好你好,王娜怎么请了这么多天的假,她在家怎么样?」

  「咳,就是身体不舒服啊,躺床上呢,说腿疼,下不了床。」

  「哦,让她注意身体,什么都好说。」

  「对了,曹经理,我们公司和您这边的生意?」

  「不是还在考虑吗,这一单很抢手,你也有很多竞争对手啊!」

  「您可得通融通融啊,你看,我老婆现在都这样了。」

  「你可别说这些,王娜我知道身体不舒服,好好养病,一切都好说。这么着吧,其实我也很关心她的,方便不方便我过去探望她一下?」

  「行行,难怪您做为上司这么关心下属,我做为家属的随时欢迎,您什么时候方便都行。咱们也好有机会面谈一下。」

  「行,这几天比较忙,下周六吧,怎么样?」

  「好好,您来之前通知一声,我准备准备。」

  「没什么准备的,我主要还是看看王娜嘛!」

  「行行,谢谢您的关心,就这么着,再见曹经理。」

  「好,再见王总!」

  王表挂了电话,气的只想骂娘。那个男人玩了自己老婆还理直气壮的,自己就心甘情愿当王八。

  曹少弼挂了电话倒是成竹在胸。那个软弱的男人,被戴了绿帽子还能这么低三下四的和糟蹋自己老婆的男人打电话,听口气他一定也知道了,反正合同也和他们签,不妨再玩玩这个刚刚瓜熟蒂落的少妇。

  (B)

  又过了一个星期,曹少弼给王表打了电话,说过一会就要到家里看王娜。王表满口答应,放下电话,看着自己正在忙活的老婆,过一会,自己老婆的身子又该让别人玩了,真是说不出的滋味。

  他走到王娜身边,说:「你这么长时间不上班,也没请假啊。」

  「你觉得我还能去吗?我怎么面对经理?」

  王娜说着又要哭出来,强JIAN蹂躏的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你们经理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你这么长时间没上班,要慰问慰问你。」

  王表酸溜溜的说着。

  「什么!」

  王娜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经理还要到家里,老公已经知道经理JIAN污自己的事,竟然还满口答应,就算是重要客户也不能出卖自己的老婆啊。

  王娜在家里穿的都很随便,她上身套着一件紧身的T恤,下身穿了一条紧身的体型裤。肥大的屁股和粗壮的小腿都被包裹得一览无遗。

  王表看着自己的老婆,轻轻拍了一下王娜紧身裤包裹下的圆滚滚的大屁股,说:「你们经理有一点和我还有共同的爱好啊,快进屋躺着吧,别让人觉得你没病还不上班?」

  王娜回到屋子中,心里百感交集,其实她做为一个女人是非常想念曹少弼那根粗大的鸡巴和健美的身体的,每一个女人都希望这根能带给她高潮的阳具,但是自己是别人的妻子,在自己家里还能怎么样呢。

  王娜默默的把内衣脱光,光着身子,套上了紧身t恤和体型裤,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挺起的胸部,从衣服里称出的挺立的乳头,又转过身看着自己肥大紧绷的大屁股,两瓣浑圆的臀丘,中间深深的屁眼,难道这就是丈夫和经理的共同爱好吗?

  她只穿了这些,脱下就是光溜溜的裸体,王娜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小说,她不知道后面的事情会怎样发展。

  过了一会,曹少弼来了,看到王表两人寒暄几句,曹少弼说:「王娜呢?」

  「在里屋呢,这几天病了,说大腿疼,都不能下床了。」

  「那我去看看,您忙您的。」

  「没事,你俩聊。」

  说着王表把曹少弼让到卧室,眼睁睁看着JIAN污自己老婆的男人又和自己老婆亲密去了。

  王娜看到曹少弼进来,吓了一跳,毕竟这个男人前几天刚刚玩弄过自己,她欠起身说:「经理,您来了。」

  曹少弼忙上前去搀扶住王娜的身体,说:「别动,我就是来看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是病了吗?」

  「我没病。」

  「来让我看看。」

  说着,曹少弼把脸凑到王娜的脸上就要亲,王娜连忙推开曹少弼:「经理,别这样,这是我家,我丈夫还在呢。」

  「没关系,他现在关心的是自己的生意,咱俩聊咱俩的。」

  说着,曹少弼一把抱住了王娜隔着衣服一把抓住王娜坚挺的乳房,另一只首紧紧抓住王娜肥大的屁股蛋子。

  「王娜,你知道吗?我就喜欢大屁股的女人,你来公司那天我就想干你了,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曹少弼毫无顾忌的紧紧搂着王娜,使劲的亲着她,王娜被男人的力量逐渐征服了,雪白的身躯渐渐柔软,但是想到这里是自己的家,丈夫就在外面,怎么能和别的男人在屋子里亲热。

  「经理,别,不行,不能这样,求求你。」

  王娜反抗着,但是毫无办法,最后只能任由曹少弼侵犯自己。

  曹少弼把手伸到王娜的衣服里,发现没有穿内衣,更加放肆起来,大手使劲揉捏着王娜的乳房,两只雪白丰满的肉球被曹少弼弄得无比坚挺,乳头也因为兴奋而挺立起来。

  曹少弼把王娜的衣服撩起来,两只雪白的大乳房都暴露了出来,他把脸贴在王娜的胸前,忘情的吸吮着王娜的大乳房,两只手顺着后背伸到王娜的裤子里。

  「王娜,你是不是知道我要来啊?」

  「没有,经理,不要,我没有。」

  「那你怎么连内裤都不穿,就这么让我玩你的大屁股?」

  「没有,经理,不要摸了,好难受。」

  曹少弼使劲抱着王娜,抚摸着她那柔软的身子,刚刚变成少妇的王娜虽然少了少女的羞涩,却更增添了少妇的味道。

  王娜就这样在自己的家里被上司侵犯了,而且丈夫还在家里,她只能反抗:「经理,不要,我丈夫还在呢,不能,快放开我。」

  曹少弼使劲捏着王娜两只雪白的乳房,两只肉感的肉球被玩弄得无比坚挺起来,手伸到王娜的体型裤里,捏着她肥厚浑圆的大屁股,王娜虽然反抗,但是柔美的腰肢已经不停的扭捏着,王娜也渐渐的娇喘吁吁来。

  「啊,啊,经理,不要,你好有力量,不要弄我了,求求你,我好难受。」

  「王娜,你哪难受啊。」

  「经理,我浑身都难受。」

  「那我帮你把衣服脱下来吧!」

  「不要啊经理,不要!」

  王娜说着,但是雪白的身体已经松软,她顺从着伸开双臂,让曹少弼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洁白的上身马上赤裸了,雪白的乳房挺立在胸前,像两只雪白性感的大馒头。

  王娜把柔软的身子转过来,背对着曹少弼,曹少弼从后面抓住王娜的乳房揉着,王娜开始低声的呻吟,曹少弼又慢慢的低下身子,把脸贴在王娜厚实浑圆的大屁股上。

  「王娜,你的身子真性感,我就喜欢你这个大屁股,让我帮你弄弄吧。」

  王娜回头看着把脸贴在自己屁股上的上司,虽然在自己家中和别的男人苟且很不自然,但是此时她的阴部已经搔痒难忍,渴望男人的插入,她口里说不要,但是却不经意的把自己肥大的屁股厥了起来。

  曹少弼看着王娜被体型裤包裹的大肥屁股,兴奋的鸡巴直挺挺的,细窄的腰肢下面,像水蜜桃一样又肥又宽的大肥屁股就摆在自己的面前,完美的臀型包裹在黑色的体型裤里,中间深厚的屁眼也被勒了出来。

  曹少弼叼起王娜的体型裤,慢慢的往下拉,王娜的大白屁股就慢慢的裸露出来,曹少弼看着王娜深厚性感肥美的屁股,禁不住使劲把体型裤扒到她粗肥的小腿上,双手扶着王娜的大屁股忘情的亲了起来。

  王娜感觉自己的体型裤被扒了下来,屁股一凉,她知道自己的屁股完全裸露在上司的面前了,王娜转过身,看着自己的上司捧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使劲的亲着,上司伸出舌头舔进自己深深的屁眼里,下体变得更加搔痒,王娜再也受不了了,就算丈夫在家怎么样?

  是他给经理打电话的,他心甘情愿让自己老婆被别人玩,她双手伸直,撑在床上,叉开两条粗肥的白腿,把大屁股高高厥起,大叫着:「经理,快,弄我,啊,好难受,啊,经理,好舒服啊,舔我屁股,啊!」

  王表把曹少弼让到卧室之后,就一直心神不宁,这不是主动让别人玩弄自己的老婆吗,听着屋子里半天也没什么动静,想到王娜也不是个淫荡的人,刚放下心,突然听到卧室传出自己老婆丝丝的呻吟声,难道老婆已经被男人玩弄了?

  他悄悄地走到卧室门口,推开一条门缝,眼前的景象让他百味杂陈,只见自己老婆已经浑身赤裸一丝不挂,跪在床上,雪白肥大的屁股高高厥起,而曹少弼就在自己老婆的身后,捧着自己老婆的大屁股,使劲的亲吻着,老婆被曹少弼的舌头挑弄得性欲高涨,扬起头,微闭着双眼,张开大嘴,轻声而无比淫荡得呻吟着。

  老婆忘我的享受着屁股后面男人的服务,王娜雪白的身体上已经泛起了阵阵红潮,浑身不停的颤动着,纤美的腰肢扭动着,肥大的屁股不停的摆动,王表看着老婆的大白屁股高高厥起,长着浓密阴毛的下体就在屁股中间完全暴露在曹少弼的面前,曹少弼的舌头舔着老婆王娜的屁眼,亲吻着雪白肥嫩的臀肉。

  王娜大声的呻吟着,说:「经理,啊,啊,不要亲了,我受不了了,下面好痒啊,求求你。」

  曹少弼捧着王娜的大肥屁股说:「你要痒,我就给你舔舔吧!」

  王娜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大屁股,说:「不要,不能舔那里,啊,求求!」

  「王娜,不要再说不要了,你都厥着大屁股让我亲了,我给你亲亲那里怎么了?」

  王娜不说话了,脸贴在床上,两只手伸到屁股中间,扒开自己肥厚的阴唇,又叉开了两条粗肥的美腿。

  曹少弼跪在王娜赤裸的大屁股后面,看着王娜大屁股中间肥厚的阴唇,在肥美的大屁股中间有两瓣褐色嫩肉的凸起,两片粉褐色的阴唇从肉丘中突出,肉丘上长满了乌黑的阴毛,阴唇稍稍翻开,中间是王娜粉红色无比细嫩的阴道,潺潺透明粘稠的淫水从王娜两片突出的阴唇中流淌下来。

  曹少弼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王娜两瓣阴唇上方凸起的阴蒂,当舌尖触到阴蒂的一刹那,王娜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啊啊,曹少弼,好痒好痒,使劲舔啊,使劲玩我。」

  曹少弼抱住王娜的大屁股,把舌头不断的在阴蒂上扫动着,王娜雪白的大屁股不停扭动着,啊啊的大声浪叫着,曹少弼又伸出舌尖,顺着张开的阴唇插进了王娜湿润的阴道里,王娜使劲扒开自己两瓣肥大的屁股,大声的叫着,「啊……啊……插进去了,好暖和,好软,好舒服啊,啊。」

  曹少弼张开嘴把王娜的阴唇含在嘴里,轻轻的蠕动着,王娜更加使劲扭着大屁股,伸出手,抓住曹少弼的头,使劲按向自己肥大厥起的大屁股上,「啊,曹少弼,使劲啊,使劲,我的里面好痒,使劲舔啊,啊!」

  王表在门口看着自己老婆就这样厥着大屁股被男人舔着下体,雪白大屁股中间长满阴毛的阴部暴露在男人的面前,男人的脸紧紧贴在自己老婆湿润的大腿中间,王娜粗肥的白腿大大的叉开着,浑身颤抖,一只手还伸到下体,快速的扫动着自己已经湿润的阴蒂。

  王娜被曹少弼亲了几分钟,性欲越来越高,淫水混合着曹少弼的唾液源源不断的从自己的阴道里流到大腿上,她不能满足自己这样被玩弄了,大叫着:「使劲舔我,使劲舔我我!」

  曹少弼已经把脸整个贴在王娜的大屁股里,雪白宽大的肥美屁股中间是曹少弼的头,曹少弼这时站起身来,说:「舒服吗?」

  「经理,不要起来,我下面好痒,快,就舔舔!」

  「咱换个姿势吧。」

  说着,曹少弼躺在了床上,让王娜叉开粗腿蹲在自己的头部两侧,然后慢慢的往下坐,曹少弼伸出舌头,当王娜两片张开的阴唇碰到曹少弼舌尖的时候,伸直的舌尖,就在王娜褐色湿润的阴蒂上来回的舔着,王娜感觉下体又被舌头触动了,腰肢一麻,粗腿一软,整个大屁股坐在了曹少弼的脸上。

  曹少弼伸直舌尖,整个舌头全部插进了王娜湿润的浪屄里,王娜忘情的享受自己下体的刺激,坐在自己上司的脸上,让曹少弼的舌头插进自己的阴道,鼻子顶住自己的阴蒂,肥大的屁股不停的扭动。

  王表在门外简直是不能接受眼前的情景。

  自己老婆光着身子坐在男人的脸上,褐色湿润的阴部完全坐在男人的脸上,湿润的阴唇贴在曹少弼嘴上,肥嫩的大屁股不停的扭动着,他不能想象,自己的老婆怎么变得这么淫荡。

  王娜坐在曹少弼的脸上,两条粗腿叉开,小腿肚子上丰满的肌肉紧紧绷起,张开大嘴使劲的浪叫着,两只手紧紧抓住自己挺立的乳房,揉着。

  「经理,你好棒,我好舒服啊,啊,玩我玩我,我要你玩我,快,舌头好小啊,伸不到里面啊。」

  「王娜,我也想,你帮我把东西掏出来吧!」

  王娜转过身,大屁股厥起坐在曹少弼的脸上,大肥屁股不停的扭动着,让自己的阴部完全贴在曹少弼的嘴上,让曹少弼的舌头深深插进自己的阴道里。然后慢慢的弯下身,解开了曹少弼的腰带,脱下曹少弼的裤子,把一根已经直挺挺二十厘米长的大鸡巴掏了出来。

  王表在门口眼看着自己老婆一边光着大屁股坐在男人的身上,一边掏出了那个男人粗大无比的鸡巴,当他看到曹少弼鸡巴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跳,怪不得王娜前天的下面被插成那样,这根鸡巴果然是又粗又大。

  王娜握住曹少弼的大鸡巴,轻声说:「啊,啊,经理,你的这东西真大,真粗。」

  「帮我也弄弄。」

  「我不会弄!」

  「没关系,含在嘴里就行了。」

  王表这时看到自己从来没有给自己舔过鸡巴的老婆竟然顺从地握住曹少弼的大鸡巴,张开大嘴,把粗大的鸡巴含到嘴里,然后握住鸡巴,轻轻的上下套弄起来,一会,曹少弼的鸡巴沾满了自己老婆的口水,老婆也不断吐出来,用舌尖舔着曹少弼酒盅一样涨得紫紫的龟头,然后又把鸡巴吞进了嘴里,一边扭动着大屁股,一边给曹少弼口交着。

  王娜给曹少弼弄得也是无比舒服,大鸡巴越涨越硬,曹少弼说:「王娜,让我插进去吧!」

  王娜不说话,从曹少弼身上下来,躺在了床上。

  曹少弼跪在床上,看着浑身赤裸的王娜,分开她两条粗肥雪白的美腿,跪在王娜的大腿中间,他扒开王娜的阴唇,把大鸡巴头放在王娜湿润的阴唇中间,轻轻的动着,用龟头碰着王娜的阴蒂。

  已经完全起性的王娜叉开粗腿准备接受大鸡巴的插入,可是曹少弼只是用鸡巴在自己阴道口玩弄,却不插进去。「经理,快啊,插进来!」

  说着,王娜伸到下体,抓住曹少弼的鸡巴使劲插进了自己湿润的阴道里。

  门外的王表看到了这一幕,老婆王娜叉开大腿赤裸的躺在床上,浑身洁白,只有两腿中间一片黑乎乎的,曹少弼挺着大鸡巴插在老婆的阴唇中间,使劲的一顶,王娜扬起头,啊的一声浪叫,大鸡巴顺畅的插进了自己老婆的阴道里,他看着王娜搂住曹少弼的腰,大屁股不停的向上顶,曹少弼的鸡巴慢慢全部插进了自己老婆湿润的阴道里。

  他心里难受极了,眼看着自己老婆的身体被男人插入,看着自己老婆被男人JIAN污,自己的小鸡巴也忍不住硬了起来,王表竟然一边看着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交合,一边自己手淫着。

  曹少弼压在王娜雪白的身上,王娜两条粗肥的小腿蜷在一起,抱住了曹少弼的腰,自己挺起大屁股,任凭曹少弼粗大的鸡巴一下下的插在自己的阴道里。

  王娜搂住曹少弼,「啊,啊,经理,你的鸡巴真粗,真大!」

  「插得你舒服吗?」

  「舒服,舒服,啊,啊!」

  「你喜欢什么?」

  「我就喜欢经理的大鸡巴插我,啊好深,好硬啊!」

  曹少弼压在王娜身上,两只手使劲抓着王娜坚挺丰满的大乳房使劲地揉着,王娜被干得啊啊,的浪叫着,紧紧的抱住曹少弼,「经理,插我,插我!」

  王娜两条粗肥的大腿大大的叉开着,粗壮的小腿腾在空中,曾经紧皱的阴道被大鸡巴撑开圆圆的,两片肥厚的阴唇紧紧包住曹少弼的大鸡巴,随着鸡巴的进出,两片阴唇也被带的不断翻起。王娜阴道里的淫水随着曹少弼鸡巴的抽动不停的被弄出来。

  曹少弼把王娜的大屁股抱起来,在下面垫了一个枕头,然后抽出鸡巴,对准王娜已经潮湿无比的阴道,身体使劲一顶,王娜啊的一声浪叫:「啊,曹少弼,大鸡巴,全,全插进去了啊,啊,好粗,好大,干我,干我……」

  曹少弼的鸡巴全部插进王娜鲜红的浪屄里,大鸡巴飞速的在王娜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抽插着,曹少弼直起身,抓住王娜两条粗壮雪白的肥腿,把腿大大的叉开,看着自己的鸡巴飞快的在王娜的阴道里进进出出,鸡巴抽出的时候,王娜粉红的阴道嫩肉和着大滩的淫水被翻出来,鸡巴插进去的时候,阴唇包着大鸡巴又全部被捅了进去。

  王娜被大鸡巴干的只剩下大声的呻吟,宽大的胯部扭动着,雪白的裸身不停的颤抖,肥厚的阴部被男人粗大的鸡巴无情的糟蹋着,阴唇被干得翻开,阴道口沾满了淫水被鸡巴抽动后弄成的一大团白色沫子。

  王表一边手淫着,一边看着自己老婆在卧室里和另一个男人性交着,王娜躺在床上,闭着双眼,张开嘴大声的呻吟,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坚挺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到下体,摸着男人粗大的鸡巴,王娜还大叫着:「大鸡巴,真粗,干我,我是淫荡的女人,骚洞让大鸡巴插,干我啊,啊!」

  自己老婆被干得浑身颤抖,男人紧紧抓着自己老婆粗肥的白腿,大鸡巴一下下全部插进老婆王娜雪白腿间粉褐色的阴道里,阴道不断流出大量的淫水,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王娜把雪白的裸身向上弯起,使劲揉着自己已经完全挺立的大奶子,雪白的腰身扭动着:「曹少弼,经理,大鸡巴,快,使劲插我,使劲干我,我要到了,快,使劲啊!」

  曹少弼这时把王娜两条粗壮肥白的大粗腿架在肩膀上,抽出自己的大鸡巴,对准王娜的阴道口,使劲的全部插入,王娜被大鸡巴插得使劲绷紧身子,啊,啊的浪叫,不算美丽的脸庞被下体的刺激憋得通红,「插我,插我!」

  曹少弼把鸡巴全部插进王娜得身体里,然后再使劲得顶,又把鸡巴再使劲得在王娜得阴道里转动,王娜啊啊得浪叫着:「再插我,再插我,插一次就到了,啊!」

  说着,王娜把自己肥大浑圆的大白屁股高高抬起,手伸到自己大屁股中间,扒开两片肥厚的阴唇,曹少弼把鸡巴抽出,王娜握住曹少弼的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口,使劲的塞了进去,曹少弼身子一挺,二十厘米长又粗又大的鸡巴,又全部插进王娜湿润翻开的阴道里,两片肥厚的阴唇竟然随着鸡巴也一起插到了阴道到里。

  曹少弼伏下身子,紧紧抱住王娜,王娜叉开大腿,曹少弼的鸡巴快速的抽动着,王娜被干得只剩下大声的浪叫,曹少弼说:「王娜,你是不是到了,你的阴道夹得我好紧,我使劲干你!」

  王娜使劲的点头:「快点,插我,干我,我到了,啊!」

  曹少弼挺起鸡巴,再次全部抽出,又全部插入,王娜大大叉开两条肥腿,双手抓住自己粗壮的小腿肚子,大屁股使劲往上顶,大鸡巴插入的一刹那,王娜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雪白的胸前变得一阵潮红,丰满的乳房挺起,大屁股也大大的向上翘,曹少弼把鸡巴再往里使劲插一下。

  王娜忍不住啊的嘶吼起来,两条肥腿紧紧夹住曹少弼,两条胳膊紧紧把曹少弼抱住,大屁股一阵阵剧烈的抖动着,曹少弼感觉鸡巴被王娜的阴道紧紧夹住,不能动弹,一股热流从阴道伸出喷出,浇在自己粗大的龟头上,身下的王娜浑身剧烈的颤抖,大嘴巴大大的张开,高声的尖叫着,两只大乳房挺立着,宽大的胯部有节奏的前后顶着,王娜被干到高潮了。

  王娜浑身紧绷着,然后啊的一声浑身瘫软在床上,两条粗腿大大叉开,曹少弼连忙把鸡巴拔出来,只见从王娜两条粗壮雪白的肥腿中间,两片肥厚的阴唇大大张开,阴道被捅成一个圆洞,阴道深处的嫩肉蠕动,紧接着,从阴道里喷泄出来一道淫水,像撒尿一样从粗腿当中喷射出。

  王表之前只从黄色小说中看到过女人被干得喷出淫水,没想到这次却真的看到了,一个大鸡巴的男人把自己老婆干得死去活来,从老婆粉褐色的阴道中间像撒尿一样喷出大量的淫水,淫水沾满了老婆王娜雪白粗壮的肥腿上,又喷射到床单上。

  王娜的大屁股有节奏的颤抖着,肥大的屁股,粗肥的大腿和长满阴毛的阴部已经全部都被沾湿了,王娜把手伸到自己的屁股下面扒开阴道,随着大屁股的抖动,一股股的淫水缓缓流出,然后王娜浑身松软的躺在床上,曹少弼这时骑到王娜的身上,按住王娜的头,把鸡巴对准了王娜的嘴巴,王娜张开嘴。

  一首扶住沾满自己淫水湿乎乎的大鸡巴,把鸡巴含在嘴里,轻轻的套弄着,曹少弼伸出手,使劲揉搓着王娜雪白坚挺的大乳房,王娜两条粗腿大大叉开着,淫水顺着被干得翻开的阴道里流到床单上,自己的大腿上全是喷射出来的淫水。

  王娜张开嘴含着曹少弼的大鸡巴,曹少弼看着身下这个被自己干得浑身瘫软的女人,说:「王娜,我的鸡巴好不好。」

  王娜无力地点点头,眼神迷离地看着身上刚刚干过自己身体的男人。

  王娜把鸡巴吐出,握着大鸡巴拍打着自己的脸庞,说:「经理,你的鸡巴真粗,真大,又把我干到高潮了,我现在身子都软了。」

  「想不想让我在后面再插一次!」

  王娜迷离地看着男人的大鸡巴,羞涩地点点头曹少弼从王娜的身上起来,王娜无力的翻过身,脸贴在床上,两条粗肥的白腿叉开,跪在床上,把雪白的大肥屁股高高厥起,对着曹少弼,「经理,我没力气了,我把大屁股厥给你,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

  曹少弼看着厥着大屁股的王娜,本来就直挺挺的大鸡巴变得更加坚硬,他跪在王娜的大屁股后面,一只手扶住王娜的屁股,另一只手握着自己的大鸡巴,对准王娜大屁股中间褐色长满阴毛的凸起,扒开她肥厚的阴唇,把龟头挤进了王娜湿润的阴道口,然后一使劲,整个鸡巴慢慢的插进王娜的体内。

  王娜又是一声浪叫,曹少弼开始跪在王娜肥大的屁股后面,从后面一下下干着王娜的骚洞,每次鸡巴全部插入,王娜就忘情的浪叫一声,曹少弼扶着王娜雪白的大屁股,鸡巴再阴道里抽动得越来越快,王娜浪叫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曹少弼扶着王娜雪白浑圆的大屁股,看着身下这个被自己在后面干的女人,纤细修长的背部不停的颤抖,柔嫩的腰肢轻轻扭动,身下雪白肥大的屁股高高厥起,自己鸡巴插入时,肚皮撞击在王娜浑圆结实的臀丘上,臀肉乱颤,大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

  曹少弼的大鸡巴一下下顺着王娜肥大雪白的屁股插进她紧绷的阴道里,大鸡巴被淫水沾湿,曹少弼看着身下这个脸盆大小,水蜜桃一样浑圆的大屁股中间,自己的鸡巴在王娜的身体里来回的抽动着,他更加用力的插着,王娜也被干得腰肢乱扭。

  「经理,你的鸡巴好大,插我,干我,我的大屁股你满意吗?我从小屁股就大,大白屁股就是让男人干的,使劲干我,打我的大屁股,抽我。」

  曹少弼一面用鸡巴顺着王娜厥起的屁股插进湿润的阴道里,一面伸出手使劲的抽打着王娜雪白的大屁股,一会,雪白的大屁股就被抽得通红,大屁股蛋子被打得乱颤,曹少弼用力得干着厥着大屁股到王娜,这个肥大屁股得女人从后面干才更性感,王娜大屁股开始扭动,让曹少弼的鸡巴在自己身体里运动。

  曹少弼紧紧抓住王娜的大屁股,加快了速度,鸡巴飞快的在王娜的身体里抽动,王娜的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

  曹少弼使劲干着王娜,王表在门外面,也看着自己老婆再次被男人的鸡巴插入,只见自己老婆厥着大屁股。

  男人挺着大鸡巴从老婆的屁股后面一下下的插着,老婆被干得死去活来,只见男人开始快速的抽动,自己老婆也大声的浪叫着,王娜把两条粗腿使劲叉开,粗壮的小腿绷紧,大屁股使劲向后顶。

  曹少弼也飞速的在王娜的大屁股后面干着,曹少弼看着王娜无比肥厚的大屁股,实在忍不住了,把大鸡巴使劲插进阴道里,说:「王娜,我要射出来了。」

  王娜已经感觉曹少弼鸡巴一阵阵肿胀,她在自己家里被另一个男人这样的玩弄着,阴道被另一个男人占有了,自己的丈夫就在家里,自己被干得高声浪叫,丈夫不能不知道,听到曹少弼说要射精了,连忙扭动大屁股高叫着:「不要,曹少弼,不能,不能射在里面,求求你,射我嘴吧,不要射里面,我会怀孕的。」

  可是曹少弼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的阴道被大鸡巴胀满,虽然反抗着,但是阴道里阵阵无比强烈的快感让她实在不忍心让鸡巴抽出来,只能扭动大屁股摆动着,曹少弼紧紧抓住王娜雪白的大屁股,大鸡巴使劲插进王娜的阴道里,然后感觉背后一麻,大鸡巴一挺,一股浓浓的精液使劲喷射到了王娜紧皱的阴道里。

  王娜觉得自己阴道被大鸡巴紧紧塞满,只感觉胀满的阴道里一阵热流喷出,她知道屁股后面的上司又把精液射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王娜在自己家里又被男人JIAN污了,想到这里,她伤心的哭了起来,痛苦的抽泣中竟然被干得再次到达了高潮。

  曹少弼紧紧抓住王娜得大屁股,鸡巴被王娜紧紧的阴道夹着,一股股精液射了出去。

  王表也看到自己老婆厥着大屁股被曹少弼干着,曹少弼把鸡巴使劲插入,一阵痉挛,他知道男人的精液射到自己老婆的体内,他看着老婆抽泣着,男人的鸡巴满满塞进老婆大屁股中间的阴道里,一阵阵的抽动,每次抽动都是大量的精液喷到老婆的体内,王表看着曹少弼把鸡巴从老婆体内抽出来,竟然还在射着,一股浓精从王娜的大屁股后面喷出来射满了王娜的后背。

  然后又有许多射在了老婆肥大浑圆的屁股上。曹少弼把大鸡巴放在王娜的大肥屁股上,用王娜两瓣大屁股蛋子夹紧鸡巴,把鸡巴上的淫水和剩下的精液都蹭到王娜的屁眼上,然后站起身来,王娜低声的抽泣着,肥大结实的大屁股高高厥起,雪白双腿中间的阴部被干得翻开,两片阴唇耷拉在阴道两侧,从阴道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曹少弼浓浓的精液,顺着她的大腿根流到了床单上。

  王表看着自己老婆阴道里流出别的男人的精液,忍不住也射精了。

  曹少弼下地穿上了裤子,拿起一张纸巾,掰开王娜粗肥松软的肥腿,轻轻擦拭着刚被自己糟蹋过的阴道,王娜一把把纸巾抢过来,恨恨的说:「别理我,你快走。」

  说着胡乱擦了几下,又伤心的哭了起来,上次在公司被撞见上司玩女人,这次又在家里被男人干了,她实在想不通,自己被男人糟蹋成这样,自己的丈夫为什么不过来呢。

  曹少弼帮王娜盖上被子,然后出门了。

  来到客厅,曹少弼看到王表低着头在沙发上抽闷烟,他说:「你刚才都看到了?」

  王表点点头,曹少弼说:「我知道你想什么,像你这样能把老婆豁出去的男人真的挺少见的,我知道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有自己的打算。」

  曹少弼走出了王娜家,过了一周,他和王表再次相遇了,是在合同的签约仪式上,仪式结束后,王表收到曹少弼的短信。

  「王娜真是个让人销魂的女人,她的大屁股让我至今难忘,你真的不介意我和她继续交往吗?」

  王表回了一条……

  「我老婆是你的女人了。」

    【完】
LOADING...